軌道上的大灣區:粵港澳大灣區將實現“一小時城軌交通圈”

發布日期:2020-08-05  點擊次數:4   字體顯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

粵港澳大灣區再迎重磅利好,“一小時城軌交通圈”有望成為現實。

  日前,國家發展改革委正式批復《粵港澳大灣區城際鐵路建設規劃》(下稱“規劃”),同意在粵港澳大灣區有序實施一批城際鐵路項目,最終形成“軸帶支撐、極軸放射”的多層次鐵路網絡。規劃提出,要構建大灣區主要城市間1小時通達、主要城市至廣東省內地級城市2小時通達、主要城市至相鄰省會城市3小時通達的交通圈,打造“軌道上的大灣區”。

  為此,規劃給出了時間表。近期到2025年,大灣區鐵路網絡運營及在建里程達到4700公里,全面覆蓋大灣區中心城市、節點城市和廣州、深圳等重點都市圈;遠期到2035年,大灣區鐵路網絡運營及在建里程達到5700公里,覆蓋100%縣級以上城市。

  受訪專家表示,交通一體化是都市圈建設的前提,加快構建都市圈公路和軌道交通網、打造軌道上的都市圈,是國內外都市圈發育成熟的基礎。本次發改委批復大灣區城際鐵路規劃,等于為大灣區交通一體化按下了快進鍵,城市群互聯互通的步伐也將大幅提速。

  高鐵開進主城區

  在近期的建設安排上,規劃提出建設13個城際鐵路和5個樞紐工程項目,總里程約775公里,總投資約4741億元,大灣區有望形成主軸強化、區域覆蓋、樞紐銜接的城際鐵路網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,針對各界關注的鐵路客運樞紐,規劃提出加快廣州鐵路客運樞紐“五主三輔”、深圳鐵路客運樞紐“三主三輔”布局。尤其是此前各方關注度較高的廣州至廣州南聯絡線、佛山經廣州至東莞城際等項目也都出現在了名單之上。

  以完善廣州鐵路客運樞紐功能為例,在近期建設項目中,廣東將于2022年前啟動廣州至廣州南聯絡線的工程建設,修建里程約為15公里,預計投資77億元。

  作為廣東第一大軌道交通樞紐,廣州南站距離廣州市中心城區較遠,長期以來備受詬病。在廣州CBD商圈上班的王明敏(化名)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自己上班的地方距離廣州南站將近30公里,每次前往深圳出差都要前往廣州南站。“坐地鐵去廣州南站的時間,甚至比廣州到深圳的時間還要長。這對經常需要出差的人而言,時間效率低、體驗感差。”

  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,廣州南站彼時的修建思路是“站城分離”,而現在更先進的思路則是“TOD站城一體化”模式。規劃提出修建廣州至廣州南聯絡線,實質上是城市管理理念的變革。

  “修好之后,高鐵將直接開進廣州主城區,這有利于激活廣州老城市中心的發展活力。”他認為,這才是適配粵港澳大灣區快速發展的交通模式。

  誠如他所言,以樞紐站為中心的交通網絡未來將成為大灣區的主要模式。規劃提出,未來將成為廣州鐵路客運樞紐“五主三輔”、深圳鐵路客運樞紐“三主三輔”布局,珠西地區則會形成以江門、珠海鶴洲、中山北站為主,珠海、中山、蓬江、橫琴站為輔的“三主四輔”樞紐。

  在他看來,珠三角城市分布比較緊湊,廣州市中心到佛山市中心大概只有30公里。這種地理分布特征,天然使得珠三角城市之間聯系得更緊密。這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大灣區城市之間的經濟社會聯系。

  除了交通一體化,規劃還在與港澳口岸銜接方面尤其提出,下一步將推動澳門融入國家鐵路網絡。

  近年來,香港經由深圳、通過京九鐵路、廣深港高鐵實現了與內地城市的互聯互通,極大地擴展了香港的經濟腹地,憑借方便的交通亦吸引到大量內地游客。而根據最新規劃,澳門也即將經由粵港澳大灣區軌道交通圈盡快融入全國鐵路網絡。

  規劃提出,珠海與澳門也將在珠海站、橫琴站實現高鐵、城際鐵路與澳門輕軌銜接,同時支持粵澳新通道(青茂口岸)連接通道與廣珠城際鐵路在珠海站內連接。“這對澳門本身和粵港澳大灣區而言都有著巨大的想象空間。”受訪專家表示。

  交通圈提升城市發展能級

  在受訪專家看來,推動“軌道上的大灣區”盡快形成,其意義不止在于城市間交通的互聯互通,更大意義在于通過交通拓展了城市發展空間,擴大了經濟輻射半徑,最終實現了不同城市間的產業聯動。

  近日,江門市新會區組織了一場樞紐新城發展高峰論壇,五邑大學經濟學教授劉志堅在論壇上直言,交通基礎設施的建設對城市經濟發展的推動促進作用巨大,“要想富先修路,要快富修高速”一度成為珠三角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最大的經驗之一。

  在他看來,如今社會進入軌道交通時代,城市發展也迎來了新模式。高鐵的開通,尤其是樞紐站的出現,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城市發展的能級。

  他以江門站舉例,作為珠西樞紐,江門站匯聚了江湛鐵路、廣佛江珠城際、廣珠城際等6條軌道交通線,建成后將達到8臺20條線的規模,有望成為廣東省內僅次于廣州南站、深圳北站、佛山西站的第四大軌道交通樞紐。

  劉志堅認為,“這將為江門這座城市帶來巨大想象力,例如承接包括深圳、東莞的高端要素資源,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。”

  廣東省城鄉規劃設計院總規劃師馬向明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軌道交通網絡的出現極有可能改變原來城市發展的路徑模式。他以東莞與佛山舉例,東莞毗鄰深圳,在靠近深圳一側的地方出現了OPPO、vivo等著名手機廠商;佛山緊鄰廣州,在廣佛交界的地區誕生了美的、碧桂園兩家世界500強企業。“莞佛的制造業網絡與廣深的金融等服務業網絡結合,在臨近的區域出現了邊緣效應。”

  馬向明表示,對大灣區而言,軌道交通讓灣區內的不同城市都最大限度的各取所需。軌道交通可以讓軌道沿線的城市有機會獲得更好的資源,廣深等一線城市的服務業資源也能夠輻射到更遠的地區。以珠西樞紐江門站為例,深圳的服務業網絡可以跳過中山直接與江門的制造業網絡連接,在產業上形成聯動。

  江門市新會區副區長譚炎明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珠西綜合交通樞紐,是江門新會全面融入灣區格局的“引擎”,為使這個引擎更具發展動力,新會區人民政府也在積極推動一系列高起點、大手筆項目謀劃與落地珠西樞紐新城。目前已經有包括智能制造、生物醫藥、新能源行業以及金融等70多家商業配套和科技服務企業入駐。

  “軌道交通樞紐的出現,開始讓更多大灣區城市思考:如何避免不同城市間的產業競爭與重復建設。”經濟學家馬光遠在樞紐新城發展高峰論壇上表示,粵港澳大灣區城際鐵路建設規劃的出臺,讓類似江門等珠西城市獲得了一個發展機會。原來不占優勢的城市,有望通過城際鐵路與廣州、深圳等城市實現產業聯動。

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

欧美激情巨乳制服字幕_三级片日本_日本一区二区在免费观看